少年春衫薄

沉迷爱客,不可自拔

【全职】【伞修】论HE的正确打开方式(三)

11.


叶家老爷子今年五十有二,遇上自己儿子的事商场上叱咤风云的老人家智商得下降99%。


当初叶修离家出走,叶老爷子动用人脉关系立马就来了场彻查,最后知道自家儿子跟苏家兄妹挤在下雨能漏水下霜能结冰的小出租屋的头一个反应狠狠抽了两口气,然后转头直接就把剩下那个跃跃欲试的看住了。

大的已经跑了,不能让小的再步上后尘了。

当初的他还能漫不经心噙着咖啡冷笑,暗想小孩子闹脾气也就是一时半刻,等后来没钱了知道生活辛苦到时候绝对是哭着跑回来的,备不住还得为了年少轻狂不切实际的念头向自己别别扭扭的道歉。


还能怎么说呢?当晚上苦着脸叼着双筷子的叶秋弟弟听着自家老爹对未来傲娇的美妙推测,小脸都能囧成包子样了。


爸你快醒醒!

那可是我哥!


他看着一脸踌躇志满的老爸,又转过头去看一旁虽然皱眉也算默认的老妈,十分少年老成的——悄悄叹了口气。

从小和叶修长起来的弟弟想起叶修对于游戏的看重,再想起叶修为了游戏跟爸妈奋勇抗战还能在刷一百年的势头,深刻感觉自家哥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来求老爸原谅得有多不靠谱。

自然叶秋还留了心眼没说实话。

他可不想代替那个混账哥哥,成为老爸恼羞成怒之下的出气筒。


叶秋愤愤然的拿筷子戳了下碗里的肉。

混账哥哥,你倒是早回来啊!我好离家出走呀!


唯一明眼人叶秋不说,平日忙着工作没时间奶孩子的父母更不会知道,在自己眼里那些小孩子微不足道的梦想,能惹的叶修,苏沐秋,甚至于更多的少年少女们竭尽心力的付出。

他们知道之中可能有很多人不能成为众多人中的佼佼者;他们知道职业选手的生涯并不能让他们走一辈子;他们甚至知道他们所钟爱的游戏可能也并不会走到这么长久。

但那又怎么样?

哪怕知道最后可能会灼伤翅膀,也要竭尽全力向着荣耀展翅而飞。


12.


叶老爷子再次见到自家的大儿子约莫两年出头,正是荣耀这游戏拉风的不可一世,蒸蒸日上的时代。


甚至于叶老爷子从某些员工嘴里也能偶尔听见一两个关于“荣耀”的词汇,这让叶老爷子的心理烦躁感又更给力的上升一层,他自然是知道荣耀,他还知道他大儿子现在就在玩这玩意儿!

身为弟弟的叶秋这个时候自然不知道,对他的管教和放风行为有意无意的被看管的松了点,能让他溜出去偷偷摸摸找叶修的行为都是源于自己的爹的授意,也不知道自己那个生意场上狡诈的跟老狐狸似的老爸每回看似不经心总能从自己这儿套出不少混账哥哥如今的讯息。

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谁叫你爹这么傲娇呢叶秋弟弟?


真正出了变故是叶秋某次回来,多年也练得颇有点不动声色的叶秋那天看起来精神相当恍惚,一脸做梦的表情仿佛三观上就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叶老爷子反射性的提起了一百二十分的警惕心理。


这事儿不对!


没想到叶秋这回嘴也咬的死紧,基本上老爷子使出商场上的全部经验和浑身解数才把这事儿搞明白,也多亏商场上练出来的处变不惊才没让老人家去和后来的冯主席来个同甘共苦。

他深刻的后悔了。

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强迫也要拎着自家儿子回家,要不也不会发生这么惊悚的事件。


他的儿子叶修依旧没放弃游戏,而且,而且……

还跟个男的恋爱了!


哐当——


叶家今天的晚上注定又平静不了。


13.


叶修就是回来拿个身份证,他也没想过会遇上老爷子。

或者说他没想到会这么快。


用上祥林嫂的句式讲一遍就是,他单知道自家弟弟那种模样回去必定没好事打算来个先下手为强先把他弟的身份证顺出来再说,他没想到他弟道行这么不够一晚上就被收拾妥当了。

面对老爷子的声厉色荏,一怒之下把这么多年和盘托出的行为,叶修也很苦恼。


既然都知道了,也只能都承认了啊……

“是,”他面对叶老爷子的怒火坦然承认,“我喜欢沐秋。”


那种懒散尽数褪去一眼就能看出来的认真,就和他以前说喜欢荣耀的时候一模一样。


回应这种难得一见的认真的,是老爷子一怒之下抽过来的拐杖。

然而长子早有心理上的准备,头一缩身子一歪很有猥琐流的风范的躲了过去,带着叶秋的身份证就往家门外头跑,后面传来老爷子中气十足的怒吼,叶大少都跑到大门口了也能听个清楚。


“你要是非要跟男人谈恋爱!你就别进这个家!”


他回头看了眼被吵起来的母亲和叶秋,心里要说没有愧疚是不可能的,但还是竭力往外跑,任凭弟弟和母亲在后面拦着拖着。

但微妙的复杂情绪之中唯一没有的就是后悔。


没后悔再一次为了追求的走出这个家门过。


这一次不只是为了荣耀。


评论(4)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