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春衫薄

沉迷爱客,不可自拔

24 hours(四)

他们最终把地点定在密苏里州的圣路易斯.


掌握阿尔弗雷德的行踪不算太难,正如萨姆所抱怨的,他们这位难搞的调查对象就是个ADHD病患中的佼佼者。上一秒你可以认为他还能安分守己的呆在莱克星顿,下一条官方记录就会显示对方近乎横跨整片美洲大陆正在加利福尼亚的海滩享受日光,更不用提频繁跑到别的国家去度假,单单仅是在美国境内行程记录就足够让人头疼。但同样当事人毫不掩饰高调举止的做法总会博得群众眼球,幸运的让他们省下很多查询必要步骤并让调查结果异常清晰。


从坎顿驱车到达圣路易斯用了他们几天的时间,再次从车里爬出来为英帕拉加油的时候兄弟两人都对便利店提供的即食商品表现出了明显拒绝,迪恩拎着两袋薯片以及一包MM豆去结账,将它们丢在柜台上动作或许算得上有那么点儿粗暴以至于年轻的店员抬起头看向他,同时立即露出明了的笑容。

“我猜是段艰苦透了的旅行,伙计。”他轻快的说,开始低头依次算账,“我曾试过选择五条不同的公路经过这儿去往圣路易斯的中心,但我想你知道,这附近至少三公里荒无人烟,甚至它们都没有一只老鼠。”

与普通的店员相比这态度可过于热情,然而考虑到他们所在的地点及对方看上去也许还未成年,这也并不难以理解。

迪恩点头赞同,从口袋里掏出卷成团的钞票用来结账,顺手拿了条口香糖。

“那么你算是这里的导游?”

少年店员耸了耸肩,“不,”他把东西都装到袋子里,连同找回的零钱一起递给迪恩,“但我的确对这周围异常熟悉——考虑到你的购物清单,”他意有所指向外面等在车里的萨姆看了一眼,“或许你们急需一家物美价廉的餐馆。”


“这实在是太棒了。”

“第三次了,迪恩。”

“但是这真的太赞了,老弟”迪恩再次重复强调,口齿不清的将满嘴的食物尽力咽下去,没理会对面的萨姆干巴巴的抽动嘴角,“我敢说这儿汉堡绝对是全圣路易斯最棒的,那孩子说的没错,咱们该多来几趟。”他开心的转过桌上的立牌,“康纳餐馆,哈,我爱上它了。”

萨姆用叉子戳着盘子里的蔬菜和鸡肉,不得不承认虽然迪恩表现的很夸张,但这的确是数十天以来他们所到过的最好一家店,不管是汉堡还是沙拉都极大程度的满足顾客的味觉。也许正如迪恩所说,他们以后是应该时不时的给自己来点好东西犒劳自己才对。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看到自己的老哥打算再点些什么的时候不会挑起眉毛。


哇哦。

他无声的用口型说,就像心有灵犀,迪恩扭头探询的盯着他。

“怎么?”

“没什么。”萨姆耸肩,看着被一扫而空的盘子试图忍住笑意,“你还没吃饱?说真的,你该担心——”

“闭嘴。”

“你的腰围。”

萨姆迅速说完最后一句,终于忍不住笑起来,脸上露出两个若隐若现的酒窝,看上去更显得年轻。

他的弟弟看上去是难得的放松与愉快,在他们天使恶魔等一系列糟心事压的几乎喘不过气的这些日子里。以至于坐在对面的迪恩也被感染得绷不住瞪视,不可否认,他喜欢他的兄弟这样的笑容。

去他的天启,只是现在,让他们享受会儿兄弟时间。

“随你怎么说,我可是标准体型。”最终他决定大度的不多计较萨姆的玩笑,并向款款走来的女服务员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接过她递过来的菜单,“现在我准备享受生活中不多的美妙了。”


萨姆笑着摇头,迪恩遇到感兴趣的东西永远兴奋的像个小孩,而这家餐馆显然已经深入人心。在他哥专注于埋首菜单的时候他选择环顾四周,意外的发现负责点单的服务员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们两个,带着朵小小的、善意的微笑。

她看着他们两个的方式——有些特别,鉴于它不同于公式化的笑容而更像面对两个很久没见的熟人。他们的目光在半空中相遇,几乎是马上,对方就意识到了萨姆眼里的困惑。

“抱歉。”她立刻道歉,“只是你们让我想起了我的朋友,他是这里的常客。”

这也就解释了她的目光为什么充满感情,萨姆想。“没事的,我明白。”他安慰对方,余光瞥见迪恩已经从菜单上抬起头,显然被他们之间突如其来的对话吸引了注意。

女孩在兄弟俩共同的注视下稍稍红了脸,“他很喜欢这家餐馆。”她解释说,“每次来都会点我们这儿招牌的牛肉起司汉堡,并且像你一样对它赞赏有加。”她向迪恩眨眼,“在这之前我从没想过会有人如此喜爱这东西,说真的在他的朋友出现前我们都觉得他可以就这么和汉堡度过余生了。”

他哥则可以和派共度余生,萨姆看着迪恩扬起一个闪亮到有点傻气的笑容,看来他哥这次的重点是食物而非面前女服务员的大腿。

“哇哦,好的”迪恩向菜单打了个响指,“我就要那个!”

“牛肉起司汉堡?”她再次确认,在得到肯定之后飞快的将它记录在点单本上,“可惜阿尔不在,”她笑道,“不然你们一定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一点没错,那小子可是吃了一口气三十多个汉堡还能该死的拥有副好身材的人。”另一个声音从女孩身后插进来,这把她吓了一跳。站在她身后的是位30多岁的中年男性,他正一脸抱歉的看着面前的女孩。“抱歉凯特,我没想到会吓到你。我打扰到你们了吗?”

“你确实吓到我了,杰弗瑞。”女孩,或者说凯特回答,“但打扰?不,没有,”她打趣道,“事实上我很快要跟这两位帅哥说再见了,因为现在还是工作时间。你呢?还是往常的三明治?”

“是的。”

“好的……”她按回笔尖,“那么祝你们相处愉快。”


被留下来的三位男士看着她的背影走远,杰弗瑞耸耸肩,走到兄弟俩前方坐下,但没有背对他们,看起来很想继续刚才的话题。“所以你们在说阿尔?”

“额,是”事实上萨姆对这话题没什么兴趣,但出于礼貌和一种不知名的因素他回答,“凯特小姐说他是这里的常客。”

“他的确是,”杰弗瑞说,“但他有段时间没来了,自从他和他的朋友们一起去探索什么洋房之后。”




九月第一更,永远活在别人台词里的老米【不

康纳餐馆的梗来自第七季利维坦冒充温家双煞血洗餐馆,这回哥哥不仅吃不着派,在一段时间里连康纳餐馆的汉堡都没得吃了。至于老米频繁出现在这里也不为什么,单纯因为这里汉堡好吃。

需要说的是这是一篇不少我看过的影视剧角色都会跑来客串,但你不知道是谁的文章,比如便利店店员小哥就是有脑补人物的,但因为和正文没多大关联所以干脆没提,所以之后如果看见梅林霍格沃兹之类的字眼,别在意,那些都不是重点,单纯是因为作者私心,如有接受不能,请及时捂眼。

关于老米代用名为啥萨姆会知道写着写着就没提,这个问题放到后期说吧

注:ADHD:注意缺陷多动障碍,字面上来说,也可以叫它小儿多动症

评论(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