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春衫薄

沉迷爱客,不可自拔

24 hours(三)

“等等,”迪恩读到这里皱起眉头,看向萨姆“你觉得……这个‘阿尔弗雷德’是那个‘阿尔弗雷德’?”

“是的。”萨姆回答,肯定而迅速,当二人视线相交的时候自觉补充,“我肯定。但可不只是因为阿尔弗雷德这种随处可见的名字。”这种说法逗迪恩得咧开嘴笑起来,“当然,”他感到有趣似的嘀咕道,“他还是帮助过蝙蝠侠的人呢。”

萨姆撇嘴,直接跳过后面大篇幅的正文将进度条拉到底部,“你要失望了。这个作者是独立战争时期那位少尉的忠实粉丝,他给那个阿尔弗雷德少尉画了张像,画功不错,至少能看出绝对不是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


画上的少尉面容显然和他们刚刚在报道上看到的笑容灿烂的年轻男孩如出一辙,除了神情更显严肃以外根本没有任何差异。他们那么相似以至于任何人,只要看过这两张图片都会惊异的意识到这两个人根本就是一个人,而不是独立的两个个体或者长相酷似的亲属关系——即使是上帝也不能自一个模具中制造出两个完全相同的个体。

“是啊,”迪恩目不转睛的盯着画像,“从那撮特立独行的头发就能看出来,我想知道他到底是怎么让它保持直立的?”

萨姆扭头用有没有搞错的表情盯着他哥,迪恩举起一只手,“只是个玩笑。”他说,“现在是什么,我们要去救一个从独立战争一直活到现在的大力水手吗?”


典型的迪恩·温彻斯特式讽刺,并无恶意,却相当精准。温家长子语气平静,但多数时候当弟弟的那个总能看出兄长对一件事是否有所抗拒。

萨姆不意外迪恩对这个结论有意见,他想他了解原因。1781年,美国那时还没有完全独立,如果事情真的如他们所想的一样糟,那么他们的调查对象至少会有200岁以上,200岁——这将意味着他们去救的也许根本不是什么普通年轻人,对方可能是变形怪、吸血鬼或其他的怪物。也许他是人类,巫师也是人类。

猎人向来讨厌女巫和巫师,迪恩在其中更是佼佼者,他称他们体液四处乱撒的贱人,并且烦透了巫师搞的小把戏因为它们防不胜防,让人毫无准备、手忙脚乱。但是拯救人类或者狩猎怪物?萨姆可不认为他哥只是因为这一点就会放弃追查。


“也许。”他说,“或者成为猎杀他们的人。”他试探性的看向迪恩,“嘿,你不喜欢这个案子?你看上去可是对它很感兴趣。”

“是啊,我对超人也很感兴趣,但我可不会去当他的小弟跟班。”

萨姆短促的笑了一下,直视他的哥哥,“你知道我在说什么,迪恩。我没办法想象出你为什么不想接它。”在迪恩睫毛颤动着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迅速接口,“别说些什么巫师相当麻烦之类的鬼话,得了,我们又不是没狩猎过怪物集团。”


迪恩动了动嘴唇,在萨姆抢先指出他被禁止编造的理由之后又闭上。有一瞬间他的眼睛里表现出这么点儿恼怒,但还有更多其他的东西。他的视线停留在萨姆身上,他的兄弟不甘示弱的看着他,坚定、温和、倔强,其中不乏好奇,就像他们之前无数次意见分歧的时候那样,而迪恩清楚他自己这次也一定会输。


天杀的puppy eyes。


这的确不是他在平常对一个案子应有的态度,他知道,萨姆该有这样的质疑,但面对好奇的弟弟他却无法张口说出能堵住对方决心的理由。

这不仅是也许要面对一窝巫师的惯常牢骚,他想他是有些不安,超能力、死亡预示、荒郊及身份成谜带有怪力的年轻人,一切像是带着旧日的幻影,在看到资料的第一时间迪恩就想起了南达科他的冷橡镇。他承认某种程度上是自己反应过度,但你真的很难要求一个人在经历过那样的事之后能够轻易放下不去胡思乱想。

萨姆曾在那里死去。

他保护了一辈子的弟弟曾在那里死去,在荒无人烟的小镇里被一个怪力男孩一刀切断脊椎,连背都无法挺直,软倒下来的身体倚靠着哥哥的肩膀。而他跪在一片泥泞中抱着他直到弟弟彻底断气,感受到几乎窒息的悲痛和无能为力。


“迪恩?”

萨姆再一次叫了他的名字,询问式的,不容置疑的等待他的答案。


这小混蛋总是不懂什么叫适时让步是不是?在他们还年幼的时候萨米就已经学会整天追着他问让迪恩无从招架的问题,不得到满意答案绝不妥协,直到现在。

就好像迪恩拿这个仍然没办法似的。


迪恩转过脸的同时呼气,就再这一次,他答应过萨姆不再看他太紧,他得学会适应,适应作为搭档而不是需要过度保护的弟弟。但他仍然会用一切去保护萨姆,他们会搞定这个案子的,因为他们在一起。


萨姆一直关注着他的哥哥。迪恩的表情说明他正在认真的考虑,萨姆想他哥反常的抗拒也许和之前办的某件案子有所联系,但事关具体,他并不清楚。

这只能让他更为好奇,希望借此触碰到兄长的内心,以便能多亲近迪恩一些,再亲近一些。最后他看见迪恩叹了口气,重新转头看向他的眼睛。


“好吧。”他的哥哥说,和他们从小到大上百次一样。迪恩站起身将行李袋扔在床上,在收拾东西的时候看了他一眼,补充道,“得说你说服我了,高材生。”

萨姆呆呆的坐在椅子里,还没从对方从不情愿到行动的过程中转换过来。

“但是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他哥动作迅速,显然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多说,萨姆知道现在他再怎么问都没用了,“只是想通了一些事情。现在,”他将袋口一拉,看向萨姆,“查到我们要去哪儿了吗?”




如有ooc,人物走形全部都是我的,如有大家喜欢的话,全部都是spn剧组的,下章开始去洋房附近调查洋房具体在哪儿,顺便补全为啥SAM知道老米的代用名。

可怜的老米,明明亚瑟才是法师系,巫师这个锅看来得背一阵子了,而且在没见着之前呆毛先遭到丁丁吐槽的会心一击,心疼。虽然都是我写的。

评论(2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