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春衫薄

沉迷爱客,不可自拔

【周叶】暗河(一)

ooc小能手,文笔小白突破天际,如实在忍不住请不要殴打作者,尤其是脸

驱魔少年paro,头几章科普世界观,小周不会露脸的大家放心,深沉

我觉得我文笔没救了……第一章可能还会再添的,就是不知道啥时候



联盟历528年秋


安文逸摘下听诊器,皱着眉打量正走进来的两个不速之客。

实在是很奇怪的人。


走在前面的是三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身为医生的本能让安文逸首先注意到了他的脸色奇怪的呈现出一种近乎吓人的惨白色,黑眼圈格外重,脸上的表情凝滞而机械,比起常人的普通的迟钝来的要诡异的渗人。

如果不是那人胸口还有微微的起伏,思维也能正常工作向他问了声好,恐怕真要让人以为比起活人这更像传说中从坟墓里爬出来的亡灵。

隐约中透出的一种不自然让安文逸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常年佩戴在脖子上的十字架仍旧冰冷的贴着锁骨的位置,他觉得心下稍安,又偏过头去看跟在后面走进来的另一个男人。

后者比起前者至少多了份人气,人也要年轻的多。

看长相才约莫不到三十,却无端让人觉得他比安文逸大不少,只是提着把看起来不合时宜的雨伞这点算的上奇怪,注意到安文逸看向他的目光时还有心向着他露出一个笑容,伸手向他扬了扬算是打了招呼。


“晚上好啊安医生,又见面了。”


对此素来冷静的安文逸也不由得按住了太阳穴,觉得有点头疼。

“我只是个助手。医生出门去给病人看病了,如果你想找他就先回去吧。”


那个人却不以为意的摆手坐在了旁边给平常用来给病人躺下来治疗的病床上,“没在小安你在也行,我就是来抹点药。”

他抬起一条手臂示意,那条手臂上不知道在哪儿蹭了一大道擦伤,看起来触目惊心,不过也就是看起来而已。

安文逸甚至都没有太大的惊讶。

两个星期以来他常常能见到这个叫叶修的人来医院溜达,每次来都多少都得带点皮肉伤,大概是打架打的,来的时候显得灰头土脸风尘仆仆,总之没半点形象,狼狈的很。

“老师每次看见你都要发火,在各种方面都请别再给我们诊所增加负担了。”


说着安文逸就向对面示意对方坐下,面貌呆傻的中年男人迟缓的照做,由于关节实在太过僵硬坐下的时候甚至发出不忍听闻的“咔咔咔”几声脆响,安文逸愣了愣,看来这人身上的毛病还挺多。

这下可好,他彻底把叶修放一边先不管了,在学医的人眼里,和面前这人比起来一点皮肉伤完全不能上台面。


“叫什么名字?”

“林……佑……”


“哪里不舒服?”安文逸看着面前神色木然的男人,干脆先去翻他的眼皮,“如果想不出来就先告诉我哪最不舒服。”

这么说着的时候他在那男人浑浊一片的眼里突然发现了什么东西,似乎有个模糊的图形在里面一闪而过,而下一秒他依然面对着黑色的,浑浊的眼珠。

仿佛刚刚的只是错觉。

安文逸的手向来很稳,眼下也只是抖了一下便不着痕迹的收回了手,他感到手心里都一片冷汗涔涔,背上隐约有一种凉意攀着脊背爬上来。

如果没有看错的话,刚刚一闪而过的图案是个六芒星……

而出现在这种情况和这种场合绝对不会让人联想到什么正常的情况,或者神圣的含义,联想起小镇最近开始流行的不知真假的恐怖传说,安文逸瞬间只想到了一种说法。


六芒星,传说中是能召唤恶魔的。

以及本身就是恶魔……


安文逸不露痕迹的倒吸了口冷气,微侧过身装作拿药和针管,余光紧张的瞄着面前仍旧不知道在思考什么的男人,他的一只手借此机会偷摸到自己的脖子上,无声的发狠,一个用力就狠狠地把挂在胸口的十字架吊坠给拽了下来。

被扯断的银链悄无声息的滑落到地上。

坐在病床上无所事事的叶修似乎是注意到了他的不自然,也好奇的看了桌子底下一眼。但这时候安文逸已经没时间去管他的反应了。他满手都是冷汗,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应对眼前这个男人上。

每一秒的过程被清晰的放缓拉慢,仿佛电影之中才有的慢镜头,安文逸甚至错觉性的在耳边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彭彭、彭彭——


一秒,他把十字架攥在手心。

对面的中年男子发出含糊莫辨的无意义的音节,“好饿……”


两秒,他紧盯着对面的人,心中开始默念从以前开始就在无端心底响起的,熟悉得不能在熟悉的句子。

“好想吃……好饿……”


三秒,安文逸直接撞翻椅子站起来,男人抬头盯着他,浑浊的双眼焕发出一种压抑的痛苦又充斥着狂喜的神色。


“好饿啊……”


“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好饿!!!!!!!!让我吃了你……吃了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中年男人的衣服被迅速像气球一样鼓胀撑破,整个身体被极其精确而残忍的纵向一分为二,然而却未能留下一滴血。他整个人的皮肤肌理像是传说中的画皮一样被挤裂从中间完美的豁开,撑破整个人的外表露出的怪物终于露出了真正的面目。

钢铁材质的圆形杀人机器通体呈现深黑,铁球的表面覆盖着分布均匀黑黝黝的洞口,小丑的面具被镶在最顶端,表情似哭似笑流着血泪,在一片黑暗背景中显得十分恐怖诡异。


咔嚓——

十分寂静的环境里传出了轻响声。

从洞口里面钻出的炮筒像终于得到了命令,整齐的转向了正对面的安文逸。


“快躲——!!!!!!”

安文逸终于在心底里默念完所有的句子吼道,他本能的要顺势翻滚到遮蔽物的后面,却因为面前的景象身体一顿。


那怪物停住了。

长矛的尖端自它的后方洞穿而过,露出一点带着寒光的银色矛尖,下一秒一朵纯白得近乎神圣的火焰也突兀的出现在它身上,包裹着它极致残忍漂亮的开始盛放和燃烧。

在那之中那样恐怖铁制的杀人机器一动不动,陷入了僵直。


那怪物发出的声音似乎充斥着恶毒的痛苦和不甘,颤抖着提高分贝的嘶嚎足以说明它究竟有多么愤怒。

“驱,驱魔……师……驱魔师!!!!”

“放着哥这么极品的不吃成天净想着欺负小孩,你死的可一点都不冤。”它身后的人这么叹息道,“走吧,下辈子好好过。”

那人十分轻松的抽出陷在钢铁里的长矛,架势就跟砍瓜切菜一般容易,前方的杀人机器咯吱咯吱的抖动着似乎在做最后徒劳的挣扎,最后轰的一声爆炸开来。

那样恐怖的死亡机器,最终连一片废铁都没能再留下。


“……”

安文逸这时才脚下一软,直接就这么倚着墙壁滑坐了下去。

那个他自以为还算熟的人走过来,表情依旧像刚才进来的时候那样没多大正形,也没有多大变化,对着他伸出手示意让他拉着站起来。

“干的不错啊小安,第一次使这个?”

安文逸沉默着借力站了起来,就算经历过生死关头他依旧还是那个理智至上的安文逸,他冷静的把刚刚慌乱中掉到地上的眼镜捡起来擦了擦,重新戴好,又把椅子扶正坐下,这才看向叶修。


“现在可以跟我说实话了吗,叶先生,你是谁,到这里来干什么?”

那样的目光平静又锐利,冷淡的像冰。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叶修的表情似乎有些惊讶,但是还算的上在掌控范围内。他早就知道要有这么一出,可是面前比他小不了几岁的年轻人冷静的简直让他也忍不住点了个赞,此时他毫不避讳的往已经不像往日一样欢迎他的诊所病床上一坐,手中奇形怪状的战矛正在逐渐变回原样。他把那柄武器就这样放在身边

直到这个时候安文逸才知道刚刚的拉风而怪异的战矛,其实就是叶修带来的那把结实的伞。


“问吧,能说的我就都告诉你……对了,不介意我在医院里抽烟吧?”

你打架都在这里打了还在意这个?安文逸无语的点点头。

虽然身为医生看着很不爽,不过在这种情况下也没必要多计较。要知道小诊所的医生全是跑到别人家里去治病的,所谓医院也不过就是个招牌和应急救难所而已

得到允许的叶修立刻掏出火机和烟来点上了一支,一脸的满足与惬意看的对面安文逸都不忍卒睹,他似乎真打算从最基本的开始说起了,想了一会儿问了对面的小年轻一个问题。

“小安你知道驱魔师吗?”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