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春衫薄

沉迷爱客,不可自拔

24 hours(十一)

预警:接下来几章大概有原番程度的普奥洪大三角,不过是原番程度,本文正式cp只有米英和sd





伊丽莎白将手机举到面前瞪视着它,上面的确显示来电来自罗德里赫。


她无声的磨了磨牙,重新将电话贴近耳朵时,声音却比原来要温柔上了许多——迪恩饶有兴趣的挑了挑眉,萨姆则摆出了一个“哦”的口型,兄弟俩的表情一时间都说的上都有点幸灾乐祸——一个女人一旦用这种口气跟你说话的时候,那就意味着你将倒大霉了。


家族事业,猎杀怪物,温彻斯特家可从来管不着人类纷争。


伊丽莎白却没理会温家两兄弟如出一辙的期待着看好戏的表情,她忙着威胁电话那头可怜的、也许还不自知即将大祸临头的韩国人,声音轻柔、平静,但也足够危险。


“所以你干嘛还不将手机还给罗德里赫?”


“哦我的确想给他来着,”任勇洙出乎意料的回答,依旧大大咧咧的语气表明了浑然不知自己已经在失去头顶上那撮翘起来的头发边缘走了一遭,“但是我得先和你打完这通电话!大姐头!”


“哈?”


然而韩国人的下一句话就让她脸红了。“你真的该给我们提前打个电话的,你知道小少爷有多担心你吗?”他像是被按下什么开关似的,不顾她先前的怒气和疑惑开始向她大倒苦水,“看在泡菜的份儿上,我的搭档担心到连和我打怪的时候脸上都能弹首肖邦还是命运了,”他听上去居然还充斥着理所当然的抱怨,“为什么你们两个就是不能直接联系非要我出手帮忙?”


“……”伊丽莎白眨了眨眼睛,怀疑的问,“抱歉?”


为什么听你说得好像是我们有错一样?


“不客气!”电话另一头听上去却当真了,伊丽莎白翻了个白眼,正想接口,另一边却传来一阵嘈杂的抢夺声,“……好疼!嘿!我是在帮你!”


“谢谢,不过不必了。”有人简单的说,因为隔的太远听上去有些模糊,而后电话被重新拿到了耳边,“伊丽莎白?”这次的声音充满任勇洙描述的忧虑,韩国人在这上面说的是实话“你还好吗?”


她的心里涌上了一股温暖,“我很好,”她说,控制不住的扬起一个微笑并开始移动脚步,无意义的在周围小幅度兜着圈子,“您呢?罗德里赫先生?”


罗德里赫的声音听上去至少是松了口气,“谢天谢地,”她听见他的叹息,从电话滋滋作响的另一端,那声音里饱含的真情实感让她几乎想顺着电流扑过去抱住他。“别听任勇洙所说的,我们一切都好。”他停顿了一会儿,似乎在思考下一句该如何表达,最后还是无奈的放弃了挣扎。“算了,”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声,“他有一部分说的没错,我的确很担心你。”


她也跟着笑了出来,连她自己都没料到她的声音居然能这么柔和。


“您不用担心我的,罗德里赫先生,您了解我。”


“是啊,”他轻笑着认同,“我一直知道你有多出色,但我猜有时候我就是有些……控制不住。”他认真的说,“抱歉。”


“您不必抱歉,”她在他出口的下一刻就脱口而出,没经过任何思考的时间就承认,“我喜欢它。”


“……”罗德里赫像是被她的坦诚吓到了,再一次,“是吗?”


“哦它是的。”她轻快的说,决定放他一马让事情返回正轨,以她的经验来说对面的奥地利人这会儿正和以前一样可爱的脸红,于公于私,她都不该让这个话题继续搅乱他的脑子让他说不出话来了。


所以她及时的转开了话题,“所以……大家都还好,对吧?”


“是的,除了我的盟友正在企图对我个人进行人身攻击之外,”他说,像是知道她在担忧什么,“女孩子们都很安全,列\支遇上了些麻烦,但白\俄和乌\克\兰将她保护的很好。”


她不自觉的咬了下嘴唇,“我该留在那里照顾她们的。”


罗德里赫叹气,“你引开了至少三只怪物,伊丽莎白”他指出,“那是那个时候最好的决策了。”


“我知道……只是,”她借着不在他面前的小机会,放弃淑女形象焦躁的抓了抓头发,“罗德里赫先生,我觉得……我有些不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