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春衫薄

沉迷爱客,不可自拔

24 hours(六)

隔了几个月啥都没写,复健期找找手感。

希望我还有我之前小白的文笔,重拾对文字的敏感度真是件悲伤的事


 

“好吧,怎么回事?”

“什么?”

迪恩把车钥匙插进钥匙孔,向着他的方向随意瞥了一眼,萨姆清楚迪恩知道他要问的是什么,他不会放过他的,“你知道的,你听起来就像是在说我们。”

“我只能想到这个,”迪恩回答,“又不能对他说我们要去拯救他可能活了两百多年的邻居,况且这理由效果不错,现在我们知道那房子在哪儿了。”

哦是啊,效果不错,他哥这个注重结果的混账。别误会,他当然爱他哥哥,没有什么比迪恩更重要,任何人,任何事,他甚至能为他哥献出一切,但这并不妨碍有时候萨姆想揍他一顿。

 

冷静,这不怪迪恩,是你太过患得患失了,他对自己说。

 

他总是在意迪恩对他的评价,总是忍不住去计较迪恩不经意的每一句话。当初躺在鲍比家的地下室里,他造出的幻象对着他说出的那些话几乎让他崩溃了,后来的那通电话留言更是彻底撕碎了他的心脏,不止一次,他看着他哥哥,想着你怎么能说那样的话,只有你不能那样说,好几次他都忍不住想要开口——

然而他最终还是选择沉默。

造成这结果是他活该,是他杀死了莉莉丝,打开了封印,是他带来了天启,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他的哥哥和鲍比曾经那么拼命的去阻止他,但他一意孤行。在做了这么多错事之后,他还能怎么要求迪恩像以前那样对待他?他该怎么做才能让他哥不再失望?

那通电话留言始终躺在他的手机里,他没有删掉它,他需要什么东西作为警醒来提醒他过去的错误,但他一直没有再次打开过。

他甚至害怕听迪恩再次肯定那些话,重复那些伤人的句子。

那样足以击碎他剩下的所有。

 

不管怎么说,他哥最终还是回到他身边了,他们现在仍是搭档,甚至是同等的,他不能再向对方要求更多了。

所以他缄默。

但在内心深处,那个温彻斯特家的小儿子,那个属于迪恩的小弟弟还是会希望他哥哥能理解他,就只是,不要把他离开家全当青少年和父亲吵架的一时冲动,虽然它有部分的确是。

 

他坐在副驾驶座里任由思绪淹没了他,甚至没注意到迪恩又看了他一眼。

 

英帕拉一路前行。

 

正如杰弗瑞所说,那房子很显眼,那种巨型的人字坡屋顶很难不引起人的注意,即使它还有相当一部分掩盖在更深的树林里,也正因为如此,他们只能在几公里以外的地方就停下车。

迪恩盯着它,甩上车门,而萨姆从另一侧迈出来,两兄弟都没能从那幢宅郡上移开视线。

“这一定是在开玩笑。”

萨姆听见他哥自言自语,充满了不可置信和抱怨,他没有提醒,因为他自己也是这样想的。

 

深山洋房,这下他们剩下的路得改成徒步了。

 

 

 

他们用大概一小时来穿过那片树林,鉴于那房子除了杰弗瑞提供的怪物出没的说法之外查不到任何官方记录——例如尸检报告或者其他官方资料来帮助他们判断要面对的是什么,还不忘额外多带着几项随身武器。

 

“我以为那个阿尔弗雷德是个成年人?”

当他们离鬼屋更近,那巨大的轮廓在兄弟两人的视野里逐渐明显时迪恩开口,成功吸引了萨姆的注意,但他哥的发问让他有些莫名其妙,“他是,怎么了?”

迪恩正跨过一条不引人注意的水沟——它很好的把自己藏匿在一层落叶下面,“所以他们不该是身份完美、家境良好,捧着鸡尾酒对每一个遇见的人说嗨的成功人士或者别的东西吗,怎么会像十几岁的年轻人一样来玩什么鬼屋探险?”

萨姆叹了口气,“首先,他们的确是一群年轻人,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阿尔弗雷德是个跳级生,他的官方资料上显示他现在才十九岁。还有即使是上流人士也需要放松,也许他们只是想寻找点乐子。”

迪恩再次向他们的目的地看了一眼,挑起眉毛意有所指的评价道。

“哦,鬼屋找乐子,那真的是个好主意。”

 

萨姆决定无视他哥那点口头上的牢骚。

 

 

事实上就是,当他把注意力从迪恩那儿移开,转而用来长时间观察周遭环境的时候,他发现了些之前他们一直没有注意到的东西,他放慢脚步走了一段,又回过头仔细观察了一会儿他们走过的路,然后停在了那里。

“迪恩!”

他的哥哥从几步之外的地方折返回来,萨姆看着面前的灌木丛,“你觉得我们一开始见到的植被是这样的吗?”

他递给迪恩一片泛着暗黄和黑色的树叶,迪恩翻转着它,那可怜的植物只有根部还保留着一点残余的绿色。

“不,”迪恩肯定的回答,若有所思的抬头环顾着周围,“这儿可比一开始差远了,你怎么想?”

“我不清楚,”萨姆说,他望向前方,他们远处的地带树林更干枯稀疏了——那是一种渐进的变化,相当细微,如果不是仔细观察的话即使是最优秀的猎手也不会发现这个——仿佛这块土地正在逐渐死去,“但如果它有影响到整座山的能力而又让我们忽视了的话,也许我们要面对的是个大麻烦。”

“我们什么时候没有过麻烦。”迪恩丢掉叶子,提了提他们的背包,“走吧萨米,我们得快点了。”

 

萨姆点头,刚要跟上他哥的脚步,突然间两兄弟的表情都凝固了——他们听见了剧烈打斗的声音,就在他们前方不远的地方。

连想都没想,甚至没有互相对视,他们拔出枪向着那里冲了过去。



下章某个aph国家上线,要不要猜猜看是谁?友情提示不是洋房里的主角团

再没有黑塔里的大家上线我都觉得我在打虚假广告了,话说这章写着写着就开始心疼弟弟,编剧项链梗都圆了这个电话梗看来是不打算捡了

评论(15)

热度(15)